鲁班和旺财

灵修夫妇之——万魔殿的小葡萄



因为私放旭凤,锦觅被天帝禁闭了半年。


这半年,魔界天色大变,被褫夺神籍,逐出天界的火神旭凤,凭借自己赤焰战神的能力,在魔界大杀四方,用短短半年时间,将先前几千年里七零八落的魔界各城全部统一收至麾下。


而在天界,靠着狐狸仙的法器,锦觅终于从璇玑宫走了出来。


“狐狸仙,我想去魔界,我想去看看他。”


“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狐狸仙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。


魔界,禹疆宫。


颓靡的音乐,妖艳的舞娘,性感的魔尊。


早就听闻禹疆宫夜夜笙歌,真正看到了,锦觅才发现自己心中的小火焰已经抑制不住地越来越旺。


她是水神啊,心中怎可能燃起火焰?


魔尊依靠在尊位上,一杯一杯地喝着酒,隔着屏障,锦觅已经闻到了满庭桂花酿的气息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他的眼神渐渐地涣散的起来,凤眸越发妖娆。


她熟悉这个眼神。


凤凰,她的凤凰,醉了。


心中的火焰变成了熊熊烈火,她再也忍受不了这样远远的看他了。


她知道她的隐身术很拙劣,但是她只想看看他。


她的气息,愈来愈近,这种带着花香的气息,他在熟悉不过了。


魔尊的喉结起了不自然的弧度,明天,他要传谕下去,全城重新选拔桂花酒酿师,因为这禹疆宫的酿酒师,把这桂花酒酿得太易醉了。


醉到他在这万魔殿都嗅到了她的气息。


水神,怎可能来这地狱之界,那个向来不怕下地狱的人,只有他一个人啊。


凤凰!


谁在唤他?


他猛地睁开眼,眼前竟是侍女轻蹑一颗葡萄置于他的面前。


原来如此!


他猛地坐起身,凤眸再无一丁点温柔,一把推开侍女手中的葡萄,那些无处发泄的苦闷,那些求而不得的思念,竟全部涌上心头,他愤然的掀翻了面前的红木桌。


刹那,一地狼藉。


犹如他的心。


凤凰!


那声音又传入他的耳中,越发清晰了。


他痛恨这个没出息的自己,竟然把自己心中的执念幻想成了他面前这个清晰又美好的幻影。


哎!


大殿上的魔侍统统倒吸一口凉气。


他们的魔尊,竟然在叹气。


那声叹息,充满了绝望和无奈。


求而不得,舍而不能,得而不惜。


可是他,从未得到过啊。


眼中的戾气变成了虚无的空洞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他缓缓地转身,一滴泪,在他转身的瞬间,滴落在了万魔殿不染凡尘的地上。


可是,就在他迈下第一个台阶的时候,一个葡萄滚落在他的面前。


凤凰。。。


那颗葡萄轻轻地叫他,仿佛百年前栖梧宫里,那个误食朱雀卵的葡萄在梦中安心的呓语。


凤凰。。。


他跌跌撞撞地走过去,捡起了那颗葡萄,仔细擦了擦它的灰尘,小心翼翼地放入怀中。


那颗葡萄靠在他怀里的春华秋实旁。


他觉得今夜的他终于可以一夜好梦了。


凤凰,是我,我来了。


我再也。。。不会走了。


永远不离开,这地狱,有我见过的最美的极光。


最重要的是,这里,有你,我爱的,我的凤凰。


自她赠他春华秋实后,那突然变得冰冷的声音不见了。传音入耳的,是他的小葡萄可怜兮兮的,带着讨好的祈求。


他笑了,带着泪的笑,久违的,心满意足地笑。


他终于可以确认,眼前的不是因为他太过渴望而出现的幻觉了。


无妨,千言万语,前世那些关于爱与不爱的疑问,他自会用这永生永世来向她讨要一个答案。


一个他最想要的答案。











灵修夫妇之——天帝陛下,请你务必善良


凤凰回天界祭拜父母

润玉:火神旭凤擅闯天界禁地,其罪当诛,给我拿下!

凤凰:。。。

锦觅:住手!(挡在凤凰的身前)谁要杀他,便先杀我好了!

润玉:觅儿!(给我过来!)

凤凰上下打量护着他的小小身形,依旧是水神的配置,死灰般的心猛的一震。

锦觅转身,对凤凰:你才刚复活,不要跟他对刚,他们人多,你快走!

凤凰凄然一笑:水神不是对天帝一往情深么?杀我,助他称帝,你我二人早已形同。。。

不等凤凰说完,太巳仙人等又把包围圈缩小了,眼看就要围了上来。

锦觅慌了:快!你快点绑了我,我给你当人质,不行,我得给你找个凶器,你的剑呢?

说着伸手就要去握凤凰的手中的剑,凤凰手一偏,剑没握到,手倒被她握个正着,两个人同时怔住了。

凤凰自嘲地一笑,眼眶蓦地红了,对着面前的水神,仿佛千年前水镜里那个小小的果子精,而他,还是那个傲视四方,无所畏惧的战神。

“我堂堂天界。。。我,旭凤只是六界之中一介草莽,岂敢劳烦水神庇护,听闻水神与天帝感情甚笃,如今看来,不过如此。”

润玉:把旭凤给我拿下!

锦觅大惊:凤凰!

也不知是谁先冲到对方身边,下一秒,锦觅已经被旭凤揽在怀里,他手中的剑却对准了破军等人。

“都不准再过来了!

快走!凤凰,快走!”

凤眸没有看向任何人,看着如今为了保护他而奋不顾身的她,闻着她发间熟悉的香气,想起那晚留梓池畔两人结发的约定,恍如隔世。

锦觅,那些过往,真的是你口中的“从未”么?

脱口而出的话到了嘴边还是问了出来:你可愿意,跟我走?

锦觅错愕的依靠在他宽阔的胸膛,竟不敢相信这话出自他的口中。

她嫉恶如仇的凤凰,她那么骄傲的凤凰,曾经的天之骄子,如今,却是一无所有了啊。

“凤凰。。。”

未等到她的回答,他从未有过的自卑感开始作祟了。

是啊,如今润玉已经是天帝,而她是准天后,他有什么资格跟润玉争夺她。

她的倔强,她的刚烈,早在他还是天帝天后嫡子炽炎战神的时候,就已经领教了啊!

如今,一无所有,众叛亲离的他,拿什么筹码来交换她?

而且,这个女人,本就是那个让他一刀毙命的人啊。

感觉到环紧她的手臂正在渐渐地放开,锦觅心下慌成一团。

“凤凰!带我走!”

她说的是,带她走。

不知何时,她的手中多出了一把冰刃。

这把冰刃,他是认得的。

令他错愕的是,她把冰刃对准了自己的胸口,他的脑中一片空白,还为来得及阻止,她的胸口已是血红一片。

“天帝陛下,锦觅。。。求你,放了我们。”

我们。。。

自复生后,凤凰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真的活了过来。